您的位置: 石河子信息港 > 旅游

通领科技总裁陈伍胜我在和美帝国主义打仗

发布时间:2019-04-09 14:52:15

通领科技总裁陈伍胜:我在和美帝国主义打仗

2010年9月3日清晨,北京君悦酒店,穿着睡衣的通领科技总裁陈伍胜面带倦容地走了出来,等待者急忙迎上前,轻声说:“老板,失事了,我们又被告了……”

陈伍胜愣了一下:“他们不是疯了吧?怎么没完没了!”几秒钟的安静之后,他长出一口气,有力地说:“好吧,我们接招!”

“美国企业要玩,我们就奉陪到底”

GFCI,是一种接地故障漏电保护装置。因为可以安全断电,避免各种突发事故,被美国政府强迫每家每户安装。这一条令,使美国市场上的GFCI每一年都能产生30亿美元的利润。此前,生产GFCI所需的全部6种专利技术,都被美国的四大行业巨头(库伯、莱夫顿、帕西希姆、胡博)所垄断。

2003年,还是上海正泰电器(601877,股吧)公司老总的陈伍胜去美国出差,发现了GFCI背后蕴藏的商机。回国不久,他得知老家乐清的东正电器公司在研发该产品,便果断地将其收至旗下,并更名为通领科技。陈伍胜请来的专家终究研制出第七种生产GFCI的技术,并申请了专利。2004年,用6个月的时间,就抢占了全美10%的市场份额。缘由很简单,莱夫顿的GFCI一个卖8美元,而质量更好的通领科技产品,只需要不到3美元。

莱夫顿在美国4个州将通领科技的美国代理商告上法庭,理由是“侵犯了莱夫顿的两项专利”。在4个州打完所有官司,可能要花上千万美元。

睿智的陈伍胜采取了3个应对之策,掏出500万美元,聘请美国的知识产权律师;第二,向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法院提出申请,将4个州的案件集中在一起审理;第三,要求案件没有宣判之前,莱夫顿不能再起诉通领科技的美国代理商,以保证他们正常的生产、销售活动。2007年7月10日,新墨西哥州联邦法院判决通领科技胜诉。

然而,仅仅36天后,莱夫顿公司的盟友帕西希姆公司以“侵犯3项专利”为名,将通领科技告到了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2009年3月30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裁定陈伍胜败诉。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地位显赫,6名委员均由美国总统任命,其判决被颠覆的先例还不到3%。但陈伍胜就是不认输:“我没偷没抢,专利本来就是我们辛苦研发出来的,我就不相信没有公理!”他聘请了收费更高的专业律师,向美国更高一级的联邦巡回法院提起上诉。今年8月27日,美国联邦巡回法院做出判决,宣布陈伍胜胜诉。

陈伍胜说,打官司的进程中,他常常想到当初的一幕2004年,他曾到纽约长岛与莱夫顿公司的高层沟通,对方傲慢地说:“陈先生,你还是和我们签约别再生产GFCI了。我们有的是钱,你要是不签约,我们会将官司一直打到你们死掉为止!”

今年9月3日起诉通领科技的,还是莱夫顿公司它换了一个“侵权”名目,要求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禁止通领科技的产品进入美国。那天晚上,陈伍胜去北京簋街吃夜消。其间,一名歌手弹唱了1曲《玩够了没》。听完歌曲,陈伍胜举着酒杯对在场的朋友说:“人生的拼搏本来就是一种玩。美国企业要玩,我们就奉陪到底。”

“我在和美帝国主义打仗”

1954年,陈伍胜出生于浙江温州市乐清镇。由于家境贫寒,童年印象深的就是过年过节时可以吃顿“肉菜饭”,也就是1大锅饭里有一小块肉。作为大哥的陈伍胜,吃饭时还得让着弟弟妹妹们。“我那时候就想,以后一定要赚钱买一块肉,好好吃一顿。”

1988年,陈伍胜和别人合伙成立了“求精电器厂”,生产多种型号的插座。那年冬天,他去山西大同的一个小煤矿推销插座,求了半天,对方才表示“可以考虑一下”。结束“谈判”时天黑了,长途车已停运,他只好步行几十里山路赶回大同。山西的冬季寒风刺骨,深山里发出的各种声响让他百感交集。走完3个小时的山路,他的鞋底已经磨破,浑身冰凉。“那时,我就对自己说,以后一定要过上好日子!”

如今,通领科技的年产值达到3亿元。“一路走来,处处都是艰辛。就是由于这一路的苦,我才不愿意让拼搏的成果付之东流。我会坚持走这条路,哪怕付出再多的代价。”

问陈伍胜:“您这么坚持值得吗?”

他回答说:“官司打到现在,我还站着,我就觉得是值得的。一个人见到警察就跑,跑几次后,你不是小偷人家也会说你是了。我在和美帝国主义打仗,只有通过法律克服对手,才能生存。”(摘自《环球人物》2010年第28期)

鼻寒流鼻涕咳嗽是什么原因
反复发热高烧不退
鼻子塞流鼻涕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