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河子信息港 > 健康

觅仙 第六百五十一章 了却心事

发布时间:2019-09-26 01:04:20

觅仙 第六百五十一章 了却心事

李慕然向那两名龙人族晚辈问道:“你二人可考虑清楚了?你等提前冲击功法瓶颈,若是稍有差池,非但进阶望,甚至还有性命之忧”

其中一名龙人族修士答道:“晚辈已经仔细考虑过了修行原本就是逆天行事、九死一生,我等甘愿冒此风险,还请前辈相助”

李慕然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二人都已经深思熟虑,本真人也不多劝,你等这就开始运功吧”

“是”二人答应一声,立刻闭目打坐,运起功法。

“李道友觉得他二人是一起冲击瓶颈好,还是分开来先后冲击?”龙人老祖询问李慕然的意思。

李慕然说道:“都可以。即便他二人同时渡劫,在下的灵禽也能应付过来

“妙极”龙人老祖大喜。

龙人老祖一眼不眨的看着这两名晚辈,又是期待,又是担忧。

数月后,腾龙城外千余里处,两道遁光从高空闪过,落在一座险峰之巅,露出了李慕然和龙人老祖的身形。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龙道友请留步吧”李慕然向身旁的龙人老祖拱手说道。

龙人老祖说道:“老夫寿元已经不多,此番一别,不知此生是否还有再见之日,就让老夫多送李道友一程吧。老夫早年虽然与李道友结怨,但晚年能得李道友相助,让本族中多出了两名真身期的修士,老夫对李道友感激不尽”

李慕然微微一笑,说道:“在下答应的事情,自然会尽力而为。只可惜雷鹏灵禽三次出手助龙人族修士渡劫,并非都是十分顺利,只有两名修士成功进阶,还有一名修士功亏一篑,身受重伤”

“这恐怕就是他机缘不到”龙人老祖叹道:“论如何,本族已经有了两名进阶不久的真身期修士,即便将来老夫坐化,龙人族有他二人坐镇,也不会衰落,老夫大的心事已了,这都多亏了李道友”

李慕然说道:“龙道友不必客气,在下也从龙人族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龙骨对在下用处不小,你我双方算是各取所需”

“临别之前,在下还想去一些旧处游历一番,龙道友就不必相送了”

龙人老祖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老夫就此止步。李道友,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李慕然抱拳一礼,随即化为一道淡淡的遁光,飘然而去。

数日后,李慕然出现在了一片茂密的森林中。

“鹿人族?”魔魂听说这里有鹿人族居住后,好奇的问道:“难道你与鹿人族之间也有一些渊源?”

“不错”李慕然说道:“三百多年前在下初次来到荒古大地时,个接触到的兽人族就是这黑风森林中的鹿人族。不过此番重返鹿人族,并不是因为此事,而是因为麒麟血脉”

“麒麟血脉?”魔魂又是一愣。

李慕然说道:“如果在下没有猜错,当年留下那团麒麟血脉的修士,就是鹿人族的一位前辈高人。他原本是想将这麒麟血脉留给鹿人族人,但却阴差阳错的被在下获得,而且从中获益良多若非麒麟血脉相助,在下的炼体术不可能修炼到如今的境界而在下屡次遭遇生死大战,这麒麟血脉也为在下提供了不少助力”

“所谓饮水思源,离开荒古大地前,在下打算在鹿人族中挑出一两名有缘之人,给他们注入一定的麒麟血脉,算是对鹿人族的一点回报。”

“原来如此”魔魂点了点头,他也十分赞同李慕然的说法,他说道:“既然你心中尚记挂着这件事,那就去做吧。反正你如今已经将体内的麒麟血脉修炼的较为凝厚,拿出少许也不会有太大影响。若是不完成此事,你便有一个心结,将来你若是有机会圆满飞升,就会出现神游太虚的异象,你在此界留下的任何心结、遗憾,或是记挂之事,都会在神游太虚中一一经历,若不能圆满了断

觅仙  第六百五十一章 了却心事

,恐怕对你飞升不利若是心结太强,甚至有可能让你困在神游太虚的幻境之中,神魂法回归体内”

“知道了”李慕然微微点头,他身形如清风徐徐,向黑风森林深处飘去

忽然间,李慕然停在了林木之中,他好奇的仔细打量着一颗古树,片刻后他伸指一,向古树中打出了一道法诀。

古树树于某处,忽然间灵光一闪,浮现出了一张青色符纸。

“青木符”李慕然微微一笑。

他又十指连,向周围的某处树木中打出一道道灵光法诀,随即又有一张张木属性符篥闪现而出。

“青木符阵”李慕然轻声说道:“想不到我当年留下的符篥之术,竟然被鹿人族发扬光大这符阵布置的颇为巧妙,不逊我当年的风采”

李慕然又将这些符篥一一激发、并重布置在周围林木之中,顺便还多加上了两张顶阶的木属性符篥,这样一来,此处青木符阵的威力,将会大大增强

即便有法相期修士闯入此处,只怕也是有来回

不多久后,李慕然出现在鹿人族聚集的那座山谷中。他放眼望去,山谷内帐篷林立,数量和规模比当年都庞大了十倍有余,看来这些年鹿人族发展的倒是不错。

很便有鹿人修士发现了李慕然,根据其深不可测的气息和完整的人族形态,立刻判断出李慕然是修为极高的前辈。

“花族长,有高人来了”立刻有鹿人修士前去通报,不多久后,几名鹿人向李慕然飞来。

其中一女尚未接近,便已经认出了李慕然,当即大喜的拜道:“前辈,您来了”

李慕然一愣,随即也认出了此女。此女正是花蕾蕾,三百多年前,她还是一只尚未开灵的小鹿,如今却已经是一名气态威严的一族之长

岁月匆匆,李慕然也从当年的一名四处求生的低阶修士,成长为如今足以纵横荒古大地的顶阶存在。

一番叙旧后,李慕然说起了自己的来意。花蕾蕾大喜,立刻召来一批鹿人族的后起之秀,让李慕然从中挑选二人,继承麒麟血脉。

李慕然从中挑选了两名心性、悟性都很对自己眼目的鹿人,赐给他们麒麟之血。

黑风森林的鹿人族修士,原本就是继承了一丝麒麟血脉的兽人族,所以他们炼化这些麒麟血脉,毫排斥,并不困难。

李慕然还取出了一只白玉环,向花蕾蕾说道:“这只圣洁玉环,是当年的花族长,也就是令堂送给本真人的宝物。如今它本真人已经用处不大,就物归原主,留在鹿人族吧。”

花蕾蕾说道:“多谢前辈晚辈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前辈当年留下来的符篥之术,炼器之术等造诣,对本族影响深远、帮助极大。但却没有高阶部分的内容,不知前辈是否能指点我等多?”

李慕然点了点头,他留下了一些玉简,里面记载了不少高阶的符篥、炼器、阵法之术等等。对李慕然而言这只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地处偏僻的鹿人族而言,这些可都是极为难得的宝物。

李慕然并没有在鹿人族中滞留太久,他完成这桩心事后,便离开此处,来到了位于暗夜迷宫深处的上古传送阵处。

传送阵旁,丰陆已经如约在此等候多时。

李慕然目光在丰陆身上一扫,然后说道:“有劳丰道友等候,丰道友的伤势已经明显好转,看来再有几年便能痊愈”

丰陆微微一笑:“这都多亏了李道友的灵丹妙药相助,否则老夫还要多养十几年。”

李慕然又说道:“丰道友修行极,看来三十年内,就可以冲击法相期境界。不到二百岁时,丰道友就有机会进阶真身期”

一方面丰陆的资质,还从天外天秘境中不知得到了什么机缘;另一方面丰陆可是暗夜族先祖夺舍重生,那丰富之极的修炼经验,也足以⊥他在修行中一帆风顺,少走弯路。所以,他的修炼速度之,将远远超出正常的修士

丰陆微微一笑,说道:“承李道友吉言,老夫也希望有那一天”

丰陆指着传送阵说道:“李道友今日便打算离开吧,这座传送阵老夫已经仔细检查过了,完没有问题,足以⊥李道友离开荒古大地,去往五洲大陆。不过,具体是传送到南疆,还是南天海,老夫则不敢确定。毕竟传送距离太远,传送阵的另一端也被毁了,法沟通,所以难以定向传送,传送的位置就不会太精确。当然,以李道友的修为,论是传送到南疆还是南天海,都不会有太大危险,也能找到方法返回中土大国或其他地方。”

“多谢了那我等这就激发法阵吧”李慕然说道,他看了丰陆一眼,忽然话题一转道:“临别之前,本真人尚有一句话交代,希望丰道友能听本真人一劝。所谓种族盛衰,其实和国家兴亡、宗门兴衰一样,起起伏伏,必不可,丰道友不必强求。”

“将来若是暗夜族兴盛,希望丰道友也不要对兽人族和妖族压迫太甚,甚至斩尽杀绝,结下解不开的仇怨。所谓盛极而衰,若是当年结下太深的仇恨,万一暗夜族再次面临衰败之时,恐怕就会受到其他族群的围攻,永安身之处”

长沙治疗阴道炎医院
长沙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长沙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长沙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长沙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