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新疆再颁限价令力保煤炭价格稳定新闻中心

2019-01-30 23:07:22

新疆再颁“限价令”力保煤炭价格稳定_中心_()

据《经济参考报》讯 进入七八月以来,北方城市供热、供电企业陆续开始冬季储煤。但在我国煤炭资源大区新疆,7月以来煤价普遍上涨,城市储煤严重不足,牵动着众多企业和千家万户的神经。8月中旬,自治区政府出台限价措施力保煤价稳定,但一些企业和用户认为,“限价令”不过是政府与市场的又一轮博弈,此举虽能解燃眉之急,但从长远来看,还难以遏止煤价上涨的冲动。

近半数集中供热企业储煤量为零

在新疆广袤的戈壁沙漠和荒山雪岭下,埋藏着大片“煤海”,煤炭预测储量达2.19万亿吨,占全国煤炭总预测储量的40.5%。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介绍,近年来,神华、鲁能等17家国内外大企业集团的上千亿元资本涌入新疆开发煤炭资源,今年新疆煤炭计划产量为4650万吨,上半年已产2060.85万吨,同比上升了12.42%;煤炭销售量1959.08万吨,同比上升了10.28%。

丰富的资源、产量的增加本应保证新疆煤炭供应和煤价稳定,然而市场情形恰恰相反。据自治区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介绍,自7月以来,新疆部分地区煤炭价格上涨趋势明显,全区居民生活用煤(块煤)市场平均价为312元每吨,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7%,发电用煤的市场平均价为每吨133元,同比增长了4.9%。以天山分隔的南北疆煤炭价格相差悬殊,临近煤区的乌鲁木齐和昌吉块煤市价基本为每吨150元,而远离煤区的南疆喀什、阿克苏等地块煤市价则高达每吨400元。

虽然煤价低于其他地区,目前乌鲁木齐集中供热企业储煤仍旧明显不足。乌鲁木齐供热行业管理办公室综合科科长吴海涛说,按照惯例,乌鲁木齐用煤企业每年都在7月至9月开始冬季储煤,但面对煤价上涨,用煤企业普遍持观望态度,期待煤价在下半年走低。截至7月底,乌鲁木齐供热企业2007年至2008年度燃煤购销合同签订率只有60%左右,近半数集中供热企业储煤量为零,这将直接影响到乌鲁木齐市冬季正常供暖。

自治区经贸委主任王永明说,近期华电哈密、吐鲁番、喀什三个电厂也出现煤炭供应问题,虽经协调仍有缺口,预计全年煤炭缺口约达400万吨。

“限价令”为煤价降温

眼看距离冬季供暖还有两个月时间,8月14日,自治区召开煤炭供需工作汇报会,决定煤炭价格维持1997年的指导价,并要求煤炭生产企业认真执行煤炭产供销的指导价格,不能擅自提高价格,不能有暴利,要保持煤炭供应价格的相对稳定。

与此同时,自治区发改委也将加大执法力度,加强煤炭价格监控,进一步细化煤炭价格方案,根据煤种煤质确立生产指导价,按热煤、电煤、居民用煤确定销售指导价,并对流通环节费用进行监控,同时指导各地理顺价格关系,兼顾好煤炭生产企业、用户和群众各方的利益。

自治区副主席艾力更·依明巴海要求各国有大型骨干煤矿抓住煤炭需求旺盛的时机,全力以赴组织生产,坚决完成今年煤炭生产任务;不断提高供需合同签约率和履约率,加大煤炭市场秩序整顿力度,稳定煤炭价格。

艾力更·依明巴海还指出,各地要建立煤炭供需监测预警制度,加强对煤炭供需平衡的组织协调工作,建立相应的应急机制,确保一旦出现问题,能及时应对。特别是喀什、克孜勒苏、阿勒泰、博尔塔拉等缺煤地区要主动加强与产煤区的衔接,尽快落实煤源和供应渠道,确保地区间煤炭产销平衡,确保今冬明春的煤炭供应。

至此,至少在即将到来的这个冬季,新疆用煤企业和当地居民暂时可以安心了。

价格“孤岛”还能坚守多久

虽然不许涨价的禁令让用煤企业和用户目前稍感安心,但他们却不能不为以后担忧:如果全国市场煤价再度攀升,新疆这座“孤岛”还能坚守多久?如果煤炭生产企业认定煤价过低,会不会影响其生产积极性,市场会不会出现供煤短缺、有价无市的情形?

有关专家认为,此次新疆出台煤炭限价措施,不过是产煤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又一轮博弈。由于长期以来铁路运力有限,作为远离内地主要市场又相对封闭的煤炭资源富集区,新疆本该对稳定煤价底气十足,不过,煤炭涨价“冲动”并非没有“实力”。

一年前,新疆就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煤荒。当时,自治区政府对全区煤炭市场实施临时限价干预措施,要求从2006年8月15日到2007年4月15日,国有重点煤矿煤炭出矿价保持2006年1月份的水平;乌鲁木齐、昌吉等地区中小煤矿原煤价格以每吨95元为基础,上浮不得超过10%,发电、供热和其它工业用煤的价格不得突破每吨84元,块煤价格不得突破每吨146元;其他地区中小煤矿原煤出矿价格以每吨90元为基础。但是限价期限仅仅过去三个月后,今年7月煤价就开始出现反弹。

在“限价令”再次出笼之际,一些产煤企业发出了“新疆煤价真的过高吗”的质疑。7月份华北、华东和华南等地煤价已在每吨500元左右,而新疆仅有个别地区达到每吨400元,大多数地方与内地煤价相差甚远。

“发电、供热是公共事业,煤炭储备不足,自然就威胁到公共安全,政府肯定要出面协调,让煤矿企业替政府分忧。但煤炭供大于求时按市场规律,供不应求时就进行干预,用煤企业不但享受了低廉的政府指导价,还吃掉了煤炭行业的利润,政府限价措施有欠公平。”乌鲁木齐市一家国有大型煤矿负责人不满地说。

事实上,一些决策者和职能部门也清醒地认识到,稳定煤炭供应、确保公众利益的目标并非一个“限价令”就能实现的。

自治区发改委曾分析说,新疆的煤价上涨除受煤炭需求季节性变化、煤炭运力偏紧、煤炭行业运行成本增加等因素影响外,还有政府对煤炭营销违法行为的判定标准不明确、部分煤炭生产企业销售行为不规范等原因。

自治区发改委还分析了一些影响煤炭市场的深层原因。目前国家尚未建立明确的煤炭质量判定标准和依据,对煤质判断仅有发热量一项指标。而实际操作中,绝大多数煤矿对煤炭种类名称不统一,质量等级不区分,造成质量与价格不匹配,给煤炭营销违法行为判定和执法造成一定的困难;部分煤炭生产企业为逃避政府限价政策的约束,在销售中不做出场检验,不出具销售票据,致使政府查无实据,造成偷税漏税、煤价抬高。

对担心冬季受冻的新疆居民来说,“限价令”可谓及时,但博弈的结果如何,许多人并未敢轻言乐观。

不锈钢冲孔板批发
快干胶研发订制
工厂废旧物资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