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河子信息港 > 美食

聚焦出柜孩子家长心声共担痛苦只要你幸福

发布时间:2019-07-08 16:01:31

聚焦出柜孩子家长心声:共担痛苦 只要你幸福

昨天,70多位同志(同性恋者),以及7位同志家长相聚金华共述衷肠,这是由中国同性恋亲友会联合同声公益联合会、浙江梧桐雨公益社团在浙江召开的第二届同志亲友恳谈会。

孩子是同性恋,家长怎么办?

恳谈会还没正式开始,原本陌生的几位家长彼此已有了交流,来自福建的轩妈妈说:“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是同性恋。”

轩妈妈次参加这样的恳谈会是在2011年11月,那时她挑了一个后排的位置,躲在柱子后面,看见有人拍照,她低着头,身子发抖。那年的2月份,儿子出柜(英文“come out of the closet”的直译。指Female to Male或者Male to Female向周围的人公开自己的性别认同与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不一致的状况。“出柜”就是让自己的性取向示与人的状况,站出来,承认是同性恋)了。那时候起,她走在马路上,都害怕别人的目光。

闷着被子痛哭一夜后,她开始主动了解儿子身边的朋友。发现这些孩子都很可爱,很,轩妈妈说:“感谢这些孩子,让我发现原来世界如此多元。”

于是,她走上了服务同性恋群体的志愿者道路。

玫瑰妈妈说,她就曾是轩妈妈帮助的对象。

去年秋天,我在收拾儿子房间时,无意中看到了儿子的日记,儿子苍凉的笔触倾诉着“戴着面具做人”的痛苦。

儿子怎么了?我几次尝试沟通都没有结果,儿子总躲着我。

又是一天收拾房子时,一个显眼的位置,放着两本有关同性恋的小册子,显然,这是孩子故意摆在那的。

“天崩地裂!”我双腿发软,扶着桌子硬撑着看完书上的全部内容,我清楚地记得册子上说,“接受孩子,生活走向阳光;如果不接受,也许别人家破人亡的故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当天晚上,我把事情告诉孩子父亲,他父亲说,不可能的事情,一定是孩子在香港旅游带回来的“传单”。可我还是一夜未眠。

第二天早上,我主动告诉儿子:“书,我看完了。我只问你,你是不是?”

儿子眼睛望着别处,但声音果断而有力:“是!”

我忍住惊慌,镇定地问,你是不是赶时髦?

儿子的回答让我痛心不已,他说:“我已经经历了10多年的痛苦,我无法爱上对我示好的女生,却爱上了班里的男人,我压抑到快崩溃,我预计自己活不到30岁。我不告诉你们,是怕你们不要我。”

心如刀割啊!孩子这么小独自一人承受着这么大的痛苦,亲生母亲却不能为他分担!

儿子说他本来准备出国,远离家,也许能找到知音,直到有一天认识了轩妈妈,“我本来以为自己是怪物,全世界就我一个这样的人,后来才发现我并不孤单。”

我答应儿子,不告诉思想特别传统保守的爸爸,但是忍不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一个多小时。他爸爸拼命地敲房门,拼命地喊:再大的困难我们一起承担!

当晚,我鼓励孩子向爸爸坦白,我们约在公园见面,从来不抽烟的儿子,那晚向爸爸借了根烟。

“我可以接受你,但不能阻止我安排心理医生。”这是那晚孩子他爸的态度。

出发去上海“看病”前,儿子安排了一次轩妈妈和爸爸的见面。

“我和你一样,我也是同性恋孩子的家长,我跟你一样心疼孩子幼小的心灵怎么承受这么多年的痛苦……”

那一晚恰好是10月1日,电视里外,全国各地燃放着庆祝的焰火。几个小时候的交心后,孩子爸爸说:“今天的焰火是为我儿子勇敢地出柜燃放的。”

上海看病之行取消了,我和孩子爸爸开始学习有关同性恋的相关卫生知识,学习用微博了解的信息,连90岁的孩子外婆都在微博上鼓励自己的孩子积极乐观地生活。

我曾经跑到香港代表内地的同志母亲参加为同性恋争取权益的游行,出发前,我戴着帽子、墨镜,包得严严实实;到了现场,我才发现,这些遮掩的措施完全没有必要,看见浩浩荡荡的队伍,我就知道,我的儿子并不孤单,我也要成为一名志愿者,让更多的人了解,同性恋的孩子一样快乐地生活,努力地工作,他们不是坏人,不是病人,只是这个社会中有异于大多数人性取向的一个群体,全世界平均100人中就有3到5人是同性恋,请社会给予包容的空间。

上海的郭妈妈有一个做同性恋者公益服务的儿子,儿子时常向母亲传播些有关同性恋方面的知识,只是从来不承认自己的身份。直到去年,半夜两三点时,儿子带了一个男性朋友回家,本有怀疑的母亲,说了他几句,儿子便连夜出走,关机,人间蒸发。

郭妈妈着急得不知所措,寄希望于留言,希望儿子能看到:“家永远是你温馨的港湾!无论发生什么事妈妈都希望和你多沟通。”

留言奏效了,儿子出柜了。妈妈告诉儿子:我只要你幸福!

妈妈说:“如果有必要,我可以召集家里的亲戚聚一下,告诉他们如果能接受的,那我们继续做亲戚,如果不能接受,那是否继续来往就随他们愿。”

说到这里,恳谈会现场,儿子给了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只要家人接受我了,还有什么不能面对的呢。”

是结婚,还是逃婚?

同性恋者遇到婚姻压力怎么办?这是这次恳谈会讨论得非常激烈的话题。

在这个圈子里,很多人选择了随从社会主流,遂了父母的意愿,找个对象结婚。有人找的是异性恋,勉强结婚生子,一过一辈子。有人找的是同性恋——男同找女同,敷衍了形式上的婚礼,然后各自寻找自己真正的另一半。

这天的会场,年纪的男同志今年64岁,来自兰溪,有了孩子,有了孙子。当年结婚是出于家庭的压力,如今继续保守秘密是为了顾全孩孙的脸面。只是这么多年,在外有男伴,再怎么小心也难免被人指指点点。他只能向妻子解释说:“做人真难,和女人多说话被怀疑有外遇,和男人多聊天,就成了同性恋。”

27岁的晓宇来自金华农村,遂了父母的心愿,去年年底结了婚。媳妇儿不是同性恋。然而婚后连过年都躲避在外不回家的人,怎能让妻子不起疑心。就在这个月初,妻子捅破了这层纸。只是善良的妻子愿意保守这个秘密。事后知道情况的母亲,在床上躺了一个半月起不了床,爱在村子里散步找人闲谈的父亲也不再出门。“对不住儿媳妇儿啊。要是早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我怎么会害了这个好姑娘呢。”

晓宇母亲说,只要媳妇儿愿意,她会像嫁女儿一样给她嫁个好人家;至于儿子,父母两人还不知道如何面对。“农村不比城市,传出去了,面子上挂不住。”

父亲说,如果孩子是领养的,我就当没有养过这个儿子,可是他毕竟是亲生的。我必须接受。

80后的藤枫来自嘉兴,是渔民家的孩子,在父母逼婚的强强攻势下,他曾试图努力接受一段异性恋婚姻,也抱着转变自己的希望:

我和一个女孩差点步入婚姻殿堂,我们俩连婚纱照都拍了,可是直到父母商量婚期的时候,我彻底崩溃了,我无法接受和一个女孩同床共枕——我逃婚了。一逃就是两个月。

可是家人并没有放弃,去年舅妈又给我介绍一个好姑娘,家里已经开始为我准备婚房。我终于忍不住向家人出柜——我跪在爸爸面前,说我不能害了人家女孩。父亲抽了一晚上的烟,像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一夜白头。

直到看了上海的精神病科医生,医生告诉他这不是病不能治时,他才终接受。农村里人特别相信医生的话。

后来,我还安排他和别的同志家长聊天,浪漫妈妈、小海爸爸给了我父亲很多帮助。

前段日子,我带了一个男朋友回家,父亲和他喝酒畅聊很融洽。

原标题:聚焦出柜孩子家长心声:共担痛苦只要你幸福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网站如何优化推广
微信小程序的作用
商户收银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