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河子信息港 > 故事

楼道里的男孩

发布时间:2019-04-15 12:31:59

前不久,见里有一篇报导,说一群农民工背着行李包裹乘地铁,正遇上上班高峰,他们见状就不声不响地蹲在一旁,一等就是两个小时。直到人流减少了,他们才陆续开始乘车。我不由联想到一个小男孩。

上个月,小区里来了一群工人。他们要对旧楼墙壁和扶手进行粉刷油漆。我进进出出,总能看到单元楼道里有一对父子,男的4十多岁,带着一个男孩,大约10三四岁。他穿一件肥大、几近看不出色彩的衣服,与他瘦小的身形极不相称。刷墙的时候,男孩举着个大滚刷,动作僵硬,显得笨拙费劲。

那天我走进楼洞,看见男人正把盒饭里的肉夹给男孩,说:“你正长身体,多吃点。我胃不好,吃不下。”男孩却把肉重新夹到父亲的饭盒里,说:“爹,您吃!在家您都吃三碗饭呢!现在干活更累,您多吃点儿!”他们并排坐在楼梯的台阶上。男孩看见我,连忙端着饭盒站起身,给我让开路,嘴里还提醒我说:“阿姨,当心点!栏杆刚油漆过,您别蹭身上了!”

我感谢孩子善意的提示,止住脚步问他:“这么小的年纪,也出来干活?不上学了?”

那男人却站起身,脸涨得通红,“都怪我,耽误了这孩子……”男孩扯扯他爹的衣袖说:“爹,不怪您!真的不怪您……”这父子2人话中有话,我感觉自己冒昧了。

第二天我出门买菜,见楼道里那男孩蹲着在刷油漆,刺鼻的气味,熏得人喘不过气来。见他父亲不在,我问他怎样就一个人。他说父亲回家陪母亲看病去了。“看病?”男孩示意我到外面,阔别难闻的气味,然后吞吞吐吐地告诉我:“那天,我爹说怪他,其实,不怪我爹!真的不怪他……”男孩渐渐对我诉说了详情。

原来,男孩的母亲和父亲一年前都在工地打工。可他的母亲在一次高楼做保温墙时突发事故,从三米高的地方摔了下去,现在卧床不起。他的父亲却一直很自责,怪自己没有保护好他的母亲。

“那你为啥不在家陪母亲?”男孩老老实实地回答:“家里还有姐姐和外婆。我是男子汉,家里半个顶梁柱!我休学是为了尽快攒够钱,能给母亲早点做手术,是我硬要跟来打工的。其实,当时我爹奋力去救我妈时也受伤了,拉伤了腰椎。现在,站久了会很疼。我来是要帮他,照顾他。有我在,他就能按时吃饭,按时休息。为了多挣钱,他干起活来像拼命……”

看着眼前这个懂事的孩子,我的眼睛有些湿热,拍着他的肩膀说:“想喝热水的话,只管来敲门,看你的嘴巴都起皮了。”

不一会儿门铃响了。男孩拿着他的塑料杯子站在门口。我打开房门让他进家里来。他弯腰把自己的鞋子脱掉,在门外摆好。我连忙递上一双拖鞋,男孩却说:“阿姨,别弄脏了你家的地板和拖鞋。我光着脚就行。”孩子在门口脱鞋的举动,显得那末自然干脆,容不得我阻止,他已脱下了。

一个弯腰脱鞋小小的动作,显示的是他做人浑厚的本质。男孩和那群农民工一样,虽然他们学历不高,但品德与所谓的文化和所受的教育无关。有教养的人,无论身份多么低微,处境多么糟,从他本身的小细节显示出来的质地,都散发出人性的光芒。(张惠新)

疲倦乏力什么原因
总是口干口苦要小心了
参皇软膏能用冻疮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