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河子信息港 > 故事

扎克伯格的小伙伴们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7:45:05

Facebook11岁了!也就是11年前的今天,哈佛大学学生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发布了一个小型社交站,名叫The Facebook。你可能注意到4018天之后,这个站发生了一些变化。它改了名,进行了一两起重大收购,有13.9亿的月度活跃用户,年收入为124.7亿美元,Facebook已经变成一个市值2111亿美元的公司。

每一个成功的创业者背后,都有一群伟大的男人女人。你一定听过阿里的十八罗汉,也听过Paypal Mafia。我们的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便是其中一员。事实上,Facebook创业团队有Facebook Mafia之称,里面的人,个个武功精湛。

更具浪漫主义色彩的是,作为起源于校园的社交站,当年,Facebook的初创团队成员都是带着浓厚大学校园气息的年轻人,吃住在一起,天天上演着创业版的《爱情公寓》。

扎克伯格的小伙伴们

莫斯科维茨:刚开始不过是因为我坐在了扎克伯格的旁边

达斯汀莫斯科维茨本来是要去商学院继续上学的,或者是去读研究生。或许还可以去一家科技公司工作,但他期待的就是能够毕业。

2004 年年初,莫斯科维茨正在哈佛大学读大学二年级,主修经济学,跟克里斯休斯、比尔欧尔森和马可扎克伯格同住一间寝室。同年,扎克伯格是哈佛大学一年级的新生,他当时已经是校园红人,因为他开发的选课软件 Course Match 帮了很多同学,而且他开发的 Facemash 也受到了在校学生的欢迎。

莫斯科维茨在搬到这间寝室之前,并不知道扎克伯格这个人,宿舍是随机分配的,不过两人很快就成了朋友。然而,莫斯科维茨对扎克伯格的早期项目并不感兴趣,一开始感觉有点琐碎。但扎克伯格的下一个项目就跟此前的项目有些不同。哈佛大学当时准备把学生名册做成一个更容易搜索的数据库,称之为Facebooks,但是校方一直推迟不动,莫斯科维茨觉得学校的做法很可笑,而扎克伯格觉得他有这个能力完成这个任务。2004 年 2 月 4 日,正式上线。

莫斯科维茨说:当时他想上线这个站,但是需要校方的行政允许,而我正好帮了他的忙。其实不算是多大的忙,他坐在我身边写代码,我坐在他身边,他说嘿,帮我个忙呗?

当发现 Facebook 这个站在哈佛大学流行之后,我们就认为社交络可以成就一番事业。虽然我们还不确定 Facebook 能成为的那个络,但我们觉得肯定会出现一个这样的站。

当年夏天,莫斯科维茨随扎克伯格搬到了帕洛阿尔托市一栋租借的房子里,在之后的 4 年里,莫斯科维茨陪伴着这家创业企业一路走来,员工数量逐渐涨到 200 人,成为全美国年轻的十亿富翁。

莫斯科维茨说,离开学校的那个夏天,我们以为秋天上学时就会回来。我们没有回来。想到这段日子,我们就觉得当时的决定非常合情合理。

以斯拉卡拉哈姆,租房租来的Facebook工作机会

以斯拉卡拉哈姆打开Facebook首任总裁肖恩帕克发来的电子邮件之时,这个小伙子都快穷疯了。当时卡拉哈姆正坐在都柏林一家青年旅舍里用着一台公用电脑,思考着花完了大学期间攒下的钱之后他该怎么办。

帕克在邮件中写道:来 Facebook 干活吧。

而帕克与卡拉哈姆的相遇,也颇为特别。2003 年斯坦福大学毕业之后,卡拉哈姆跟 5 个大学好友搬进了一栋租借的房子里,里面还有一间房子是空着的,所以准备给其他人发邮件,谁回复谁就可以住进来。帕克是个回复邮件的人。在合租开始的半年里,很少有人看见过帕克,而帕克正全身心投入到之前的公司 Plaxo 的开发中。然而,2004 年初,他被投资者踢出了这家公司。卡拉哈姆回忆说,之后他就回来了,和我们成了朋友。

2004 年 12 月,帕克发现了 Facebook,认为这可能是他的新家。在 Facebook 上线不久之后,帕克在纽约遇见了扎克伯格,2004 年夏天,扎克伯格邀请帕克加入Facebook。帕克成了 Facebook 任主席,也是扎克伯格在Facebook 的一位室友。于是,他把这个机会告诉了卡拉哈姆。

三个星期之后,卡拉哈姆出现在了 Facebook 公司门口,说自己被帕克录取了,然后搬了进来。其实当时,Facebook的其他人还不知道这事,其他 5 名 Facebook 员工一头雾水。

就这样,他成了 Facebook 第 6 名员工,负责开发本地商业产品让投资者觉得社交络有盈利的潜质。帕克选他来干这种活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在上大学期间,帕克见识到了卡拉哈姆在大学报纸上卖广告的能力。

看来,Facebook早期员工的加入原因,很可能不过是 恰好那天你出现在我面前,有着我欣赏的能力。

布赖维罗索:迟迟没有Facebook账号,被批了

2005 年 10 月 Facebook 设计师布赖维罗索联系到了索里欧奎尔沃,当时奎尔沃还是旧金山市的一名独立设计师。2005 年早些时候,奎尔沃为朋友的球队设计的站获得了站设计大奖。维罗索也获过这个奖,对奎尔沃的设计风格很感兴趣,所以希望奎尔沃能来Facebook 交流一下。

奎尔沃搬出了自己的房子,前往 Facebook 去交流。因为当时 Facebook还没有多少员工,所以那套房子还是很空的,但是在职的员工都天天在键盘、显示器上忙碌。奎尔沃回忆道:这群人简直疯子。他们讨论社交图谱的想法,加入信息流,认为如果做得好的话,可以把全世界的人都联系在一起。有些想法已经具备实现的条件,他们只需要用语言生活出来就可以实现。

交流之后,他觉得这家公司的野心太吸引人。但有一点,奎尔沃并未正式使用过 Facebook。离开了 Facebook 的办公楼之后,他给自己的弟弟打询问他的看法。我到死都会记得我弟弟的话:TheFacebook 比上帝都牛,哥。所有人都在玩!

弟弟的话,加上自己的亲眼所见,奎尔沃决定加入 Facebook。他认为自己可以那里干一年,但是一干就是 6 年。工作 6 个月之后,有一天晚上,莫斯科维茨问他为什么找不到他的账号,是不是加了隐私设置。实际上,奎尔沃根本就没有注册Facebook。

我说,我没有帐号。他问我没账号?什么意思?然后他又说明天早上让我看到你的 Facebook 账号,否则我就炒了你。他真的发飙了

写到这里,想起来,这大概也是咱们LinkedIn领英的员工,或早或晚都会建立自己的LinkedIn Profile的原因

凯文科莱兰:这里是大学校园,我们也会夜夜笙歌

Facebook 本来就是由一群大学生创办的,所以充满学生气很正常。

2005 年,凯文科莱兰加入了 Facebook。凯文科莱兰说:Facebook 就像是我们的大学一样。我们都在年轻的时候离开了学校,Facebook也给了我们份工作。

对科莱兰来说,给 Facebook 就得住在 Facebook。科莱兰在纽约的住处成了Facebook 在纽约的办公室。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许多员工工作在一起,住在一起。每周五晚上我们可以喝酒 happy 闹到深夜。

在这方面,卡拉哈姆也曾表示:他们都是一群夜间动物。当时,24 岁的卡拉哈姆竟然是这家公司里老的员工之一,年龄上的代沟,让我觉得工作的地方不适合生活。两个月之后,卡拉哈姆就忍受不了,搬出了Facebook 回家。

不管你适不适应,创业的境界,莫过于密友与同事一体,工作与吃喝玩乐融合,严肃认真与活泼逗逼无节操起飞。这时候,领英默默地环顾办公室四周

娜奥米格莱特:主动加入Facebook,妈妈不满我拒了投行

现任产品副总裁格莱特在 2005 年加入 Facebook,作为产品经理,带领着小团队增加Facebook 的用户数量。跟其他早期员工不同,格莱特是主动要求加入 Facebook的。当她被录为市场营销员的时候,她开心极了,但是她母亲却因为她没有进入如投资银行而不开心。不同于初创团队的很多其他成员,到今天,她依然留在Facebook。

Facebook的一些招贴画上写着:在Facebook没有别人的问题这种东西。对此娜奥米总是身体力行,只要看到有需要完成的工作,娜奥米就会一跃而起,前去帮忙,无论这是否由她的团队负责。

她说:有时候她会跟扎克伯格一起回忆 Facebook 的那些青葱岁月。但是她很少思考未来,每天需要做的事太多了,我都没有时间去考虑 Facebook 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只要我还能在工作中学习,我就开心。

看来,创业团队里面,还真少不了这种对工作一根筋,热情爆棚,有一块砖精神的人。

Facebook的办公地点美国加州帕洛阿尔托的爱默生大街(EmersonStreet)的办公室。

Facebook当时在二楼办公,楼下是一家中餐馆。这是站在楼梯拐角处的扎克伯格。

办公室里硕大而诡异的涂鸦(有消息说,韩国裔涂鸦艺术家David Choe因为当年选择拿Facebook股票成了亿万富翁)

办公区内设有一个厨房,而许多雇员喜欢在这里工作,可以很方便地吃零食。厨房冰箱里塞满了可乐、雪碧和咖啡

为了庆祝用户量达到300万,Facebook购置了一只啤酒桶。(但是,亮点不是在右后方的疑似错位么?)

本文参考了TECH2IPO(号ID:TECH2IPOFX )的译文以及新浪科技(号ID:techsina)。有改动和润色。

国旅
对话多鲸资本:资本寒冬钱应该来稳定的地方
互联网众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