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河子信息港 > 网络

工科教授诉苦学生动手能力变差实习成困难

发布时间:2019-04-08 19:36:32

工科教授诉苦:学生动手能力变差实习成困难

教育部原副部长吴启迪坦言,实习环节放羊,培养了太多从未到过工业一线的毕业生

工程师这个职业好像不那么光荣了

工程师的老师们开始诉苦了。

至少当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关于苦衷的议论就很难避开。10月9日~10日,在天津大学主办的2009年工程教育改革研讨会上,教授们问:为什么很多曾以工程师的摇篮为荣的大学,如今却纷纭闭口不提了?

上海交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吴毅雄,向教育部原副部长吴启发提了一个问题。他说,现在我们的高校追求创建世界大学,但奇怪的是,这些志在世界的学校,往往不敢提建成世界的工程师的摇篮。历来以工科见长的上海交大也不例外,之前很自豪是工程师的摇篮,现在不敢提了,好像会低一个档次一样。

吴启发对此深有同感:大家好像都认为科学家比工程师重要或者伟大一点。她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举世闻名的红色工程师的摇篮,但这个名头近几年不怎么听到了。

曾任清华副校长的天津大学校长龚克认为,这可能与清华已成为1所综合性大学有关。不过,吴启迪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指出,工程师这个职业好像不那么光荣了,这几年来,自己明显感受到了变化。在观念中,老百姓都知道科学家很重要;在现实中,他们知道赚钱很重要,拔尖的学生都奔着经济、金融专业去了。

对于吴毅雄教授来讲,更有切身体会的一点是:在学校,弄工程和搞科学的,发展机遇不一样。

吴启迪对指出,这与当前的评价体系有关。她举例说,你建一座很好的桥梁,发不出来甚么文章,而国内很多人一天到晚都在谈论诺贝尔奖,谈论论文发表,以此衡量评价科研工作者。但实际上,科学家跟工程师的概念,中国大众普遍没有搞清楚。刚刚揭晓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高锟,就是工程师出身,是一名工程科学家。

但评价体系有时就是这样势利。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严有为说,工程类期刊的影响因子普遍较低,生物、医学、化学等学科的杂志就很高,虽然不同学科论文没法比较,但人们总是认为论文分高就更牛。更何况,即便你设计出一个完善的机床产品,也很难发表论文。

中国大学培养了太多从未到过工业一线的毕业生

工科教师们的心情,将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中国高等教育的阴晴。在12个学科门类中,工学所占比重。吴启发说,2008年全国在校大学生中,有工科学生2149.3万,占总数的35.98%。全国共有2263所大学,其中2188所设置了工科专业。

用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朱高峰院士的话说,中国有世界上范围的工程教育,培养了多的工程技术人才,而且有规模的工业化实践。

但工科学生与工业之间,存在着一道鸿沟。中南大学材料学院一位教授说,学生实习问题是眼下工程教育界头疼的困难。就连一些老的国有企业,在接收学生实习的问题上,也不是很积极。学校和老师只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尽可能帮助学生完成实习。

吴启发坦言,实习环节存在着放羊的现象,让学生自己去找实习单位,回来写个报告就算了。这是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工科生一定要到工业界现场去锻炼,但中国的大学跟工业界联系不够密切,培养了太多从学校到学校、从未到过工业一线的人。

究其缘由,她认为,一个致命问题在于中国企业缺乏核心创新能力,很多是在模仿抄袭外国同行。这样的企业,缺少创新的积极性,更加关注好的工人和技师,而不关注好的工程师。

现任全国人大常委的吴启发甚至提出,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多个部门支持,应当斟酌通过立法对工科学生的实习环节予以保障,在德国就有类似的法规。

朱高峰院士也认为,虽然教育系统的确有不少需要改进的地方,但教育系统不能把教育的任务统统承担起来,教育的任务是全社会的任务。让学生有实习的机会,是全社会的共同,也是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的任务。他说,我们工科的人嗓门不大,应当大声疾呼,我在这里做点呼吁。

现在工科生的动手能力比20年前都要差

南京理工大学副教授付文红是一名工科教师,孩子也读工科,正在法国留学。这让她明显感到了中外工程教育的差异。

她的孩子就读于的法国国立运用科学学院,这是一个工程师的摇篮,工业实践贯穿于整个大学教育。大一暑假,孩子就去工厂真刀实枪做起工人。大三那年,要做3个月的技术员,大四的时候,则要当6个月的工程师。而在国内,学生到了邻近毕业才去实习,而且好多实习也是假的,很多都是盖个章,多参观一下生产线,学不到任何东西。

付文红耽忧地说,自己1983年考入大学,现在工科生的动手能力跟当年比都要差一些,由于很多环节都在计算机上操作,毕业设计的产品也靠摹拟完成。

对这种参观式实习,天津大学校长龚克专门与汽车集团原董事长竺延风有过交流。双方商谈学生实习时,一汽团体方面提了几条意见。首先是学生的实习时间过短,这么短的时间,只够一个比较认真的参观,很难安排真正有效的工业实习。其次,一个专业动辄上百人,比生产线上的工人和工程师都要多几倍,工厂难以容纳。

我觉得大学也要反思,目前实习时间确切过少。我们的实习到底要达到甚么目的,也不是特别清晰,需要反思。工业实习对于工程教育是至关重要的。龚克说。

天津大学拥有中国强的化工学院,为了提高教育质量,该院今年引入了一项国际认证。前来审核的国外专家提了一条意见,说他们的考试太容易了。这让龚克校长大为惊讶。

外国专家解释:你们的考题都在平时讲义范围之内,没有新的、没有开放性的题目,教育应当能够让学生自主向前探索。另外,要强调工程设计的实践,在一开始就应引入一般性工程训练,让学生带着工程的概念往前走。

为了解决工程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天津大学新组建了一个卓着工程师培养实验中心,名为求是学部,独立于其他院系。2009级新生中首批有180名学生进入求是学部学习。龚克对说,学校希望将它作为一块实验田,为工程师的摇篮而实验。(张国)

产后感染原因有
产后流血不正常怎么办
产后流血异常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