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河子信息港 > 军事

常回家看看入法期待配套支持

发布时间:2019-07-14 02:00:02

“常回家看看”入法期待配套支持

2月13日,山东省菏泽市单县,孤独的老人。CFP供图

本报童曙泉

今天起,新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正式实施。这是自1996年《老年人权益保障法》颁布实行以来,我国首次对该法进行修改。新法的内容从现行法6章、50条,扩展到9章、85条,首次增设了“宜居环境”章节,并且明确了老年人的监护人制度。业内人士表示,修改后的新法从老年人晚年生活所面临的风险和难题入手,在人口老龄化形势日益严峻的今天,提出了全方位解决老年人问题的方案和对策。

“从为老、助老,到敬老、维护老人参与社会的权利,新法非常系统地梳理了老人的需求。从人文上看,新法也对老龄社会有了更积极的认识,‘积极应对老龄化’理念贯穿始终。”昨晚,北京市民政局主管老龄工作的副局长李红兵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常回家看看”重在引导

第十八条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老年人。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家庭成员,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保障赡养人探亲休假的权利。

“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新法中的这一明确表述,把通常人们认为的道德范畴要求写入了法律条文。许多人借用一句歌词“常回家看看”,来形容这项规定。

“多久看一次,才算‘常回家看看’?不看望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处罚?”昨天采访多位三四十岁的市民,几乎每个人都提出了类似的问题。在新法的85条内容中,确实没有明确对此提出规定。其中,第七十二条只原则性提出“老年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第七十五条、第七十六条规定的具体法律中,也主要涉及“干涉老年人婚姻自由,拒绝赡养、扶养,虐待老年人,对老年人实施家庭暴力,家庭成员盗窃、诈骗、抢夺、侵占、勒索、故意损毁老年人财物”等情形。

李红兵表示,《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本身就是社会法,强调鼓励引导社会发展,具有很强的趋向性指示功能。因此,“常回家看看”,其实重在社会舆论引导,同时也体现了老龄化社会中家庭的基础作用,虽然是道德范畴的内容,但写入法律值得肯定。“重要的是,今后人们会意识到,不常回家看望老人,是违法的。”

另一方面,李红兵也注意到,新法中明确提出“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保障赡养人探亲休假的权利”。他认为,在法律引导的同时,需要更多具体措施来支持其实现,其中重要的一点是政府、企业要出台、落实具体措施,从制度上支持普通百姓“常回家看看”。“例如,能否推出带薪的探亲假期,能否在买房时形成家庭养老支持?”他举例说,“新加坡为了鼓励子女‘常回家看看’,专门出台政策,对那些购买、租赁与父母同一小区或同一单元的房子的子女,会有价格上的优惠,政府会专门提供一笔补助。这样的政策,我们也可以进行‘推进型畅想’。”

“宜居环境”重在细节

第六十一条各级人民政府在制定城乡规划时,应当根据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老年人口分布和老年人的特点,统筹考虑适合老年人的公共基础设施、生活服务设施、医疗卫生设施和文化体育设施建设。

第六十四条国家推动老年宜居社区建设,引导、支持老年宜居住宅的开发,推动和扶持老年人家庭无障碍设施的改造,为老年人创造无障碍居住环境。

新法第六章为“宜居环境”,这是首次增设的一个章节。老年人由于生理功能和认知能力的退化,对公共环境和居家环境的要求与年轻人有很大差异。老龄化程度较高的发达国家都非常重视老年宜居环境建设。

本章主要对国家推进老年宜居环境建设作了原则规定,以便为制定相关配套法律法规和政策提供依据。例如,明确国家,概括规定了老年宜居环境建设的总体要求;规定了政府加强老年宜居环境建设的主要任务;在具体环境建设上,重点规定了无障碍环境建设。据民政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这主要是考虑到老年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残疾人,老年人随着年龄增长所面临的失能或者残疾的风险会逐步提高,无障碍是老年宜居环境的一个基本要求。

“目前,我国在这方面还没引起足够重视,在城乡规划和建设中,已经出现一些不便利老年人生活的硬件环境缺陷。”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随着失能和高龄老年人的持续增多,这些问题将越来越突出。我们必须未雨绸缪,及早谋划。”

“对北京这样的超大型城市,更需要着眼未来的老龄化社会,进行长远规划。”李红兵认为,“无障碍等硬件设施的宜居,会有效扩大老年人的活动半径,有利于鼓励老人积极参与社会,提高其生活质量。”

在李红兵看来,根据老龄化社会的城市规划,未来需要在路口绿灯时间设置、低层楼电梯安装等细节上进行改善。“老人步行速度慢,行人过马路绿灯的时间需要更长。”电梯安装则是困扰北京市老旧小区改造的一个难题——政府已经准备好了数亿元资金,帮助一些7层以下的老楼加装电梯,但由于协调难度太大,除了几处试点外,三四年来一直没有推广开来。“以后新建的低层住宅,都应该安装电梯。”

老年人可提前指定监护亾

第二十六条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老年人,可以在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自己关系密切、愿意承担监护的个人、组织中协商确定自己的监护人。监护人在老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依法承担监护。老年人未事先确定监护人的,其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确定监护人。

“新法特别值得关注的还有一条,就是设立了老年人的监护制度。”根据自己对老龄工作的经验,李红兵特地指出这一点。

国家民政部有关负责人也表示,新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为保障失能失智老年人的人身财产权益,在深入研究我国民法通则有关监护的规定,并借鉴国外经验的基础上,专门创设了老年监护制度。

据介绍,由于老人的监护人制度不完善,以前就出现过失独、独居老人手术时,找不到监护人而无法签字的尴尬境况。即使老人住在养老机构,医院也无法认可机构的签字。

“这次修订的新法,提出了可以提前指定监护人的办法,为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明确的方向。”李红兵说。这为老人在发生意外、病危后的紧急抢救提供了保障。

此外,新法在家庭赡养与扶养方面,对家庭养老作了重新定位。将此前“老年人养老主要依靠家庭”修改为“老年人养老以居家为基础”。同时,进一步明确了赡养人对患病和失能老年人给予医疗和照料的义务。针对现实中老年人住房等财产权益易受侵害以及老年再婚配偶法定继承权难以保障等问题,进一步加强了对老年人财产权益的保护。

“行政许可”保证养老机构分布合理

第四十条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应当按照老年人口比例及分布情况,将养老服务设施建设纳入城乡规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统筹安排养老服务设施建设用地及所需物资。

第四十四条设立养老机构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申请行政许可;经许可的,依法办理相应的登记。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负责养老机构的指导、监督和管理,其他有关部门依照职责分工对养老机构实施监督。

在政府行政积极“放权”、减少行政许可审批的大趋势下,新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却增加了“行政许可”的条款。这是为什么?

“应该完整地解读这一条内容。”李红兵认为,“新法是在鼓励市场兴办养老机构的同时,提出行政许可准入制度。”在他看来,这一方面放开了政府在市场参与中的有形的手,另一方面又强化了对市场管理的无形的手。行政许可制度,可以更好地保证养老机构的合理布局、建设质量。

据介绍,按照社会养老需求,养老机构更多地是去解决失能、半失能老人的养老问题。但对市场来说,高端的养老机构无疑是利润更高的选择。通过政府许可,可以限制高端养老机构发展,将资金、土地、人员更多地集中向中端以及保障型养老机构。这也是更适合中国国情的一项选择。

此外,新法还明确规定,“政府投资兴办的养老机构,应当优先保障经济困难的孤寡、失能、高龄等老年人的服务需求。”国务院有关部门也将制定养老服务设施建设、养老服务质量和养老服务职业等标准,建立健全养老机构分类管理和养老服务评估制度。各级人民政府应当规范养老服务收费项目和标准,加强监督和管理。

亮点一览

每年农历九月初九为老年节。修改后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每年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为老年节。此前,全国有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在相关地方法规中规定了各自的老年节或敬老日。

对家庭养老作了重新定位,将此前的“老年人养老主要依靠家庭”修改为“老年人养老以居家为基础”。家庭养老是我国的传统,但随着老龄化的加剧、人口流动性的增强以及人们观念的变化,家庭小型化趋势明显,目前我国平均每个家庭只有3.1人,家庭养老功能明显弱化。

逐步开展长期护理保障工作。新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在护理保障方面规定国家逐步开展长期护理保障工作,鼓励、引导商业保险公司开展长期护理保险业务,对生活长期不能自理、经济困难的老年人,地方政府应视情况给予护理补贴。据全国老龄办政策研究部主任吕晓莉介绍,目前我国有失能半失能老年人3300多万。据预测,到2050年,失能老年人将近1亿,同时还将有7900多万临终无子女的老年人,他们将面临突出的护理问题。

规范养老服务收费项目和标准。新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增加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规范养老服务收费项目和标准,加强监督和管理”;养老机构变更或者终止的,“有关部门应当为养老机构妥善安置老年人提供帮助。”

完善计生家庭老人扶助制度。新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增加规定:“国家建立和完善计划生育家庭老年人扶助制度。”为了扶助农村计划生育家庭老年人,2004年以来我国对农村实施计划生育家庭的老年人每月给予一定奖励,“十二五”期间计划将这项措施惠及城市实施计划生育家庭的老年人。

对外埠老年人实行同等优待。新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确立了对常住在本行政区域内的外埠老年人实行同等优待的原则,倡导全社会优待老年人。

进一步充实和完善了有关法律的规定。新法增加了擅自举办养老机构、养老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侵害老年人权益以及政府行政管理部门失职渎职的法律;增加了违反优待义务的法律;增加了违反涉老工程建设标准和不履行无障碍设施维护管理职责的法律。

背景解读

老龄化加剧“空巢”老人增加

这次《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修改的背景就是人口老龄化。进入21世纪以来,“银发”浪潮席卷全球,一些较早进入老龄社会的西方发达国家深受老龄化的拖累。1999年,我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占到总人口的10%,按照国际标准,成为老年型国家。到2010年底,我国老年人口达到1.78亿,占总人口的13.26%。虽然目前我国老龄化程度还没有西方国家那么严重,但发展速度很快,明年老年人口就会突破两亿。据测算,2025年将突破3亿,2033年突破4亿。

在北京,的统计显示,本市户籍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47.9万人,并且以每天新增400位老人、一年新增15万老人的速度快速增长。

此外,我国困难老人数量也在增多。目前,我国80岁以上高龄老人超过2000万,失能、半失能老人约3300多万,对社会照料的需求日益增大。并且,家庭养老功能明显弱化,家庭小型化加上人口流动性的增强,使城乡“空巢”老人大幅增加,目前已接近50%。

老龄化已经给我国经济社会带来了深刻影响,对老龄工作带来了许多新情况新挑战。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人口和家庭结构的变化,老年人权益保障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需要在法律制度上进一步完善。与此同时,十多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老龄事业长足进步,积累了丰富经验。在这样的背景下,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总结实践经验,深入调查研究,广泛征求意见,对1996年制定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作了全面修改。

新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认真总结实践经验,把成熟的具有普遍意义的好经验、好做法上升为法律,以增强法律的适用性。同时,着力解决现实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如老龄事业发展的经费保障问题,“空巢”老人的精神慰藉问题,养老服务设施建设用地问题等,增强法律的针对性。另外,新法还科学把握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趋势,对一些影响长远的问题作出适度超前的规定,增强法律的时代性和前瞻性。这主要体现在有关家庭养老支持、老年监护、长期护理保障、老年宜居环境等方面的规定中。

相关

北京启动调研

欲修改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

李红兵透露,为更好地保障老年人权益,目前北京市有关部门已经开始调研,为修改《北京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做准备。

在调研的基础上,市人大常委会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进行讨论,决定是否将《北京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的修改工作纳入北京市2014年的立法计划。一旦决定纳入修改计划,新的《北京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快有望在2014年通过三次市人大常委会审议后发布。

现在实施的《北京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是在1995年9月22日北京市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通过的,自1996年1月1日起施行,总共包括5章、45条。

原标题: “常回家看看”入法期待配套支持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童曙泉

什么是熊掌号
加盟微商城
有微商城开发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