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河子信息港 > 育儿

东林党党首顾宪成贬官让其萌生回乡讲学的想经济

发布时间:2020-02-27 22:39:46

东林党党首顾宪成:贬官让其萌发回乡讲学的想法

顾宪成是无锡人,在一个亦商亦农的小康之家长大,兄弟中行三。万历四年二十七岁时中应天乡试名,也就是俗称的 解元 ,万历8年中二甲第二名进士,授户部主事。不久,他请了三年家回乡奉养老母,直到十四年下半年才假满回朝,升任吏部稽勋司员外郎,做到了副司长,这个司分管的是官员的勋级,人事档案和因丧守制等事务,虽不如文选司权利大,但也很重要。虽然当时顾宪成文名已满天下,但在政坛上还没多大的消息。

这年二月,京察开始,都察院左都御史将工部尚书何起鸣列入 拾遗 的名单中,京察 拾遗 指的是原来的考核有遗漏,不准确,让专司监察的科道官再议。明显,这是不给何尚书的面子。大凡工部尚书,必须要搞好和内宫太监的关系,由于工部主管工程建设,而宫内的建设项目是多了,往往是工部官员和宫内管工程的太监一起勾结分肥。何尚书和大太监张诚很铁,张诚替何尚书运作,给事中陈与郊在授意下,上书将何起鸣和主持京察的辛自修放在一起评论,实际上是攻击辛而替何开脱,辛自修被攻击后托病辞官。御史高维嵩等人气不过,上疏弹劾何起鸣。正好万历帝听信了张诚的话,相信何起鸣怀疑辛自修,便责备高维嵩,说 朝廷每用一人,言官辄纷纭排挤。 将高等人调出京外,一些官员又立刻上疏为高御史抱不平,遭到处罚。

顾宪成的上疏应当说是立场比较公允的,他主张这场风波的当事人 各务自反 ,即每个人都检讨,大家来找找自己的毛病。可万历帝看完大为生气,要求内阁拟票重重处理顾宪成和一起上疏为高维嵩鸣冤的王德新。首辅申时行开始还想和稀泥,票拟为罚俸 扣发薪水。万历帝认为处罚太轻,亲自起草处理意见,顾宪成被连降三级,贬为桂阳判官。

顾宪成曾经碰到同乡、内阁学士王锡爵,王锡爵对他说出自己的疑惑: 现今所怪者,庙堂之是非,天下必反之。 顾的回答是: 吾见天下之是非,庙堂必欲反之耳。 两人都看到了朝廷和民间意见的尖锐对峙,但顾宪成认为在上面,是朝廷罔顾民意,和民间满拧。

这次贬官只是顾的一次挫折,几年后他又回到吏部担负要职。七年后他完全得罪了皇帝,削职回家,完全淡出了政坛,一心一意讲学,成为东林士人的,用舆论的气力影响朝政。此乃后话。

每日一次治疗阳痿
小儿优卡丹可以吃吗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
宝宝经常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